背景缘起

背景缘起

  校为了鼓励各院系对教学法与学习法提出改革,设有名为“教学改革支援制度”的补助方案;凡是经审查通过的项目,将由校方提供经费上的补贴。其中2015学年度新增C项《本校全球化指标性项目》的招募对象。社会学部(学院)与教养教育(通识教育)中心借此机会成立合作团队,联合提出《“内向型国际化”应变人才培育项目》,并在招募中获选,脱颖而出。

info006  “全球化”已成日常生活中熟悉的语汇,但相信不少人从未仔细探究其实际意涵;对这些人来说“全球化”恐怕就等于是“学英语”和“出国留学”了。有鉴于此,首先在此要引用日本政府“全球性人才培养推进会议”小组于2012年发表的《全球性人才培养战略》报告书,其中针对“全球化”一词的定义如下。

  “在今日,所谓的‘全球化’,虽然在各种情况下被多义性地广泛使用。但总的来说一般认为指的是:(20世纪末期以来)在信息通信、交通方式等方面技术不断创新演进的背景下,政治、经济与社会等各种领域的‘人力’、‘物品’、‘资金’、‘信息’发生跨国性高速流动的情况中,不止在金融与物流市场里,连在人口、环境、能源、公卫等领域的诸多议题上,基于全球视野的疏理已不可或缺的时代现况。”[1] 8-8

  此外,报告中也提出以下主张:“21世纪的世界经济仍不断加速全球化的脚步,为了因应时代,通过提升语言沟通能力与增加文化交流经验,在国内持续培养在国际舞台上活跃的‘全球性人才’,是不可或缺的要务。”[1] 1-1

在这里出现的“全球性人才”一词,恐怕在多数人的心目中仍是一种“使用英语、在海外活跃”的模糊概念。不可否认,“使用英语、在海外活跃”也的确是全球性人才的一种形态。但实际上使用“非英语”语言、在“国内”活跃的,也有可能是一种全球性人才。此话怎讲呢?

  在此先要确认的是,在思索全球化议题时,必须意识到两种方向的存在。“向外性的全球化”是其中之一。如上述,“全球化”一词容易让人联想到“英语”和“留学”;无可厚非地,这与人才从国内流向国外的实际情况有密切关係。但事实上,人才向外流动的风潮在“全球化”一词广为流传以前就已经开始;这在过去被称作为“国际化”。本校的起源“赫伯恩私塾”本来是赫伯恩博士在1863年创设的洋学私塾;时至今日,本校仍积极维持这种“国际化”的传统,与许多国外的高等教育机构进行合作交流。

info007  暂且将目光转向日本国内。根据日本法务省(司法部)统计,截至2015年6月底,约有217万名外籍人士在国内长期居留、生活[2]。这相当于日本总人口的1.7%;比例虽不高,但以人数来看仍是非常可观。这217万人之中,约有66万人来自中国,占全体的30.2%;约有50万人来自韩国与朝鲜,占22.9%;两者合起来便已占了53%。以下依序是菲律宾、22万人(10.3%),巴西、17万人(8.0%),以及越南、12万人(5.7%)。一般提到”英语母语人士”时所会联想到的美国,仅有5万人(2.4%),位居第六;与其后的尼泊尔或祕鲁相比也只有二三千人的差距。这意味着:在国内外国人口之中,以英语为母语的人士是极为少数的。

  而值得更深入关注的是,这217万名外籍居民,并非平均分散在全国各地。本校两个校区分别所在的东京都与神奈川县里,各有45万和18万的外国人在此生活,相当于全体的28.7%。也就是说,本校的周边区域里,是有着许多外籍人士与我们比邻的。

  同时,我们不该忽视的是,持有日本国籍但具有外国血统的国民。日本文部科学省(教育科学部)所公开的《须接受日语指导的小学生与初高生之在籍现况调查》最新报告中显示,截至2014年5月为止,全国各地至少有7897名小初高生持有日本国籍但日语能力不足,须要接受日语指导;其中1,535名是海外归国者。这意味着其中有8成左右的统计对象“拥有双重或多重国籍,或因监护人跨国通婚,家庭内使用非日语语言”[3]1-1。换句话说,这些人因为拥有日本国籍,所以不是「外籍」居民调查的统计对象;但实际上连同这些具有外国血统的国民,在日的广义性外国人口将会远超出217万人。

  承上所述,在倡议全球化时,不应只考量从国内流向国外的(向外性的)全球化——即传统表述上所谓的国际化,也必须顾虑到从国外向国内流动的(向内性的)全球化——即本项目所称呼的“内向型国际化”。前面也提到,在日本,已有许多来自世界各地非英语母语的外籍人士、或是非英语系国家的外裔人士在此生活。依此观点,说日本已进入多语种化、文化多元化社会实不为过。也因此,使用“非英语”语言、在日本“国内”与外籍外裔等人士密切往来交流的人,也可说是另一种货真价实的“全球性人才”了。

  前面曾提及赫伯恩博士创设洋学私塾;其实赫伯恩博士本来是一位医师,在横滨开设义诊诊所为病患进行免费治疗;洋学私塾便设在诊所旁边。本校以赫伯恩博士生涯贯彻的信念“为他人奉献”作为教育理念,并以培育能肩负”多元共生社会“之人才作为本校的教育目标。现今的日本社会渐趋多语种化、文化多元化;像与左邻右舍往来般积极真挚地与外籍外裔人士交流,正是体现了“为他人奉献”的实践。

  综合以上内容,社会学部与教养教育中心在组织本项目时,之所以会以培育“内向型国际化”应变人才作为项目目标,正是因为我们认为,在本校至今所积极推动“向外性的全球化”的优良基础之上,若能增添对“内向型全球化”视野的深入关注,必定能对本校的全球化教育做出良好贡献。

参考文献

  • [1]グローバル人材育成推進会議(日本全球性人才培养推进会议). グローバル人材育成戦略(グローバル人材育成推進会議 審議まとめ){全球性人才培养战略(全球性人才培养推进会议 总结报告)}
    [EB/OL].
    http://www.kantei.go.jp/jp/singi/global/1206011matome.pdf,2012/2016-01-31
  • [2]法務省(日本司法部). 平成27年6月末現在における在留外国人数について(確定値){截至平成27年6月底 在日居留外国人数现况(已确定人数)}[EB/OL].
    http://www.moj.go.jp/nyuukokukanri/kouhou/nyuukokukanri04_00054.html,2015/2016-0-31
  • [3]文部科学省(日本教育科学部).「日本語指導が必要な児童生徒の受入状況等に関する調査(平成26年度)」の結果について{“须接受日语指导的小学生与初高生之在籍现况调查(2014年度)”分析报告}[EB/OL].
    http://www.mext.go.jp/b_menu/houdou/27/04/__icsFiles/afieldfile/2015/06/26/1357044_01_1.pdf,2015/2016-01-31